捐款 Donate

人權星期五:為何我們需要《檔案法》?

May 26, 2017 免費門票 @ Ticketflap

在橫洲事件,政府透過「摸底」代替公開諮詢備受批評,但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被要求公開摸底詳情時,以「沒有紀錄」為由拒絕。

近日,一套有關六七暴動的紀錄片上映;導演指政府檔案處有關1967年的檔案,消失得不見影踪。

少社運人士或記者尋求真相,為人權奮鬥之時,往往需要翻閱相關政策制訂或決策過程的檔案和記錄。許多地方已制訂檔案法,譬如日本、韓國和新加坡等,讓市民及傳媒更有效監察政府及公營機構運作,從而更有效確保市民權利得到保障;即使中國、澳門和台灣也有檔案法,但自詡為國際大都會的香港,仍是亞太區極少數未有訂立檔案法的地區。

檔案法對捍衛人權有多重要?香港距離制訂檔案法有幾遠?五月份人權星期五,我們邀請了前政府檔案處處長朱福強以及遠赴英國尋找香港檔案的本土研究社黃肇鴻一起討論。

Scroll to top